悠悠东楼月,萋萋芳草心

浓雾重锁,凉风习习,又是一年秋霜落。我站在分离的路口痴痴等候,任凉意轻抚脸庞,栖息在我的衣袖,和汩汩的泪流凝结成苍白的相守,挂在眼角。但无论如何,它也遮不住我期盼的眼眸。每当心痛袭来的时候,不知那忧伤的白鸥是否停留在曾经的天空,是否敢爱的人都注定留下满身的伤口,是否学会珍惜以后,爱就要伤情地远走。也许离别的爱意永远不能回头,那么,远方的你能否告诉我,这份爱还有没有以后。每夜梦回,那闪烁的北斗遥挂天际,或许就是它让我的爱殇成愁,镂在眼底,刻在心中,印在眉头。

回忆里那点点疏林柳,依依斜阳楼,迎着肆意的风雨,冷清清地送别在忧郁的渡口,从我眼中消失。在落满伤感的残秋站在繁华街头,遥望川息的人流,古韵依稀的巷口,却再也看不到你熟悉的面庞,在转角处等候的身影。我苦苦找寻那双眼眸,却从来没有停止过深情地游走。想念一个人,永远不会有忘记的理由。

黄昏匆匆走后,流浪在云边的飞鸟欲语还休。也许它曾停留在我的天空,但不知何时已无痕地飞去。我清楚地记得,在那月圆露重的中秋,你深情地牵起我的双手,将誓言许向指天的北斗,我们知道会在彼此的天空停留,永永远远。彼时你的眼神,就像云絮一样的温柔,融化了心头最后一点保留。当我把一颗真心交给你的时候,你带着微笑的脸,紧紧地依偎在我的肩头。可如今,我已记不得你走了有多久,只是在想念的时候,在每一个午夜梦回,心在颤抖,泪水不经意地流满面颊。

寒霜皓月今又在,斜落在无言的枝头,倾洒在蜿蜒的河流。蔓延的西风拂过冰冷的手,隐没在重重山川的背后。在那寂寞的溪流,在那别离的桥头,曾经的桃花烟雨,是否思念着并肩携手的同游。孤单的时候,想问天边的寒鸦,为何要独自凄凉地飞走。如果真的没有挂念,为什么我总是追忆那纯真的美好,那纯洁的吻印烙在我的额头。怎么也无法忘掉,彼此拥抱时甜美的笑靥和迷人的娇羞。而今夜的我,只能是一枕依楼听风过,轻拨琴弦,与逝水倾诉离愁。

风入纱帘,窗铃响声如旧。凝望华灯初绽的路口,我记不清已走过多少孤寂的春秋。抬头寻找那悬天的北斗,可阴沉的天幕上什么都没有。每当黑夜淹没,就想要一个温暖的怀抱,将我相拥到老,莫非真的要求太高?也许爱就像一颗流星,灿烂地划过心的天空,片刻停留后,悄然消逝在宇宙的尽头。就是那一转身的绝美温柔,已将芳心暗许的魂魄掳走。从那一刻起,心中的爱意已覆水难收。

烟水夕照,不觉间眉尖又添新忧。骤风吹彻疏篱,依槛眺远,忽然泛起莫名的难受。不敢想象你是否已挽起了别人的手,是否已系起了别人的衣袖。憔悴的失意,已比菊花更黄,比枯枝更瘦。也不知泪还要淌多久才能停止不流,心痛要到哪里才算是尽头。未来的故事能否再继续,我们的情缘能否再从头。在田野上守望了那么久,却盼不来熟悉的期盼。再也没有影子从我的天空走过,只有那淡淡的云朵日夜停留。

冷冷月华当楼,归鸟栖于池边柳。在这风起的时候,想吟诵一曲阙歌,好将忧伤思愁赶走。梦中的人儿总是占据着我的心扉,令人情思难收。看着岁月寂然地流过指尖,却在额头留下深深的鸿沟。几缕青丝变成白发,才明白凡人只是时光的玩偶。想随着将要远走的白鸥去往天之尽头,若能找寻曾经的爱,我想说,不管是否在我的天空停留,只要还能记起曾经的真情,就已足够成为慰藉。为了那份亘古不化的爱意,无论要经历多少沧桑,要付出多少相守,我心依旧。

END

图片 | 网络(侵删)

也许你还喜欢

天水武山“耍秧歌”过大年 口传心

天水武山“耍秧歌”过大年 口传心授民间小调祝丰收 武山秧歌,在当地又被称为“

线上云画展|就要找对的人,选对的方向

云展前言 线上云画展作为当代是艺术作品展览的载体,如同艺术的本质——创造。对于艺

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临湖镇浦庄村:

搜狐新闻1月29日江苏苏州消息(作者:方浩)春节前夕,为营造浓厚的节日氛围,江苏

诗情画意东方美2023年春晚赵丽颖唱

动人的歌词充满诗情画意, 我从市井走过, 发现动人的一抹, 自然万物,天地四时融

汽车币应该算是贵州铸造的钱币里面

在我们以前的时候我们很多地方铸造钱币都是有可能是自己铸造的,我们现在发行的货币来

浙文互联主办 首届文化创业项目征

由浙江文投指导,浙文互联、浙江文交所等联合主办的“首届文化创业项目征集暨数字艺术

深切缅怀著名画家刘宝纯先生

2023年1月21日,刘宝纯先生因病于济南逝世,享年92岁。 1971年刘宝纯

在《狂飙》电视剧中,你从高启强身上

《飓风》讲述了高启强的人生经历, 一个人想要超越阶级,脱颖而出,被众人仰望, 这

郭德纲唱的不是京剧,因为京剧不是“

郭德纲式京剧近些年来一直都是一个充满争议性的话题,他唱的到底是不是京剧?如果不是

乐高之家摄影展2023赛季正式开启

从2023年1月28日到3月19日,迄今为止规模最大,形式最特别的乐高®展览将在